全部消息
2018-02-05
專訪國藝集團冼國林主席:爭做國家級影視文化產業基地的標杆

見到冼主席是在不久前佛山召開的國藝影視文化產業二期項目的啟動儀式上。嶺南的天氣溫暖而濕潤,幾年不見,如今的佛山儼然已經躋身影視文化產業發展的先鋒之列。
 

中國影視產業的一顆新星

據瞭解,國藝娛樂文化集團這次將會攜手廣東廣電網路共同建設國藝影視城二期。實現從"逼真實景"向"實景+棚景"模式的過渡,進一步豐富南方影視中心和國藝影視城的拍攝場景資源,升級拍攝場景結構,提升劇組容納能力與配套服務水準,以滿足日益增長的拍攝劇組需求。

我們採訪到國藝娛樂文化集團董事局主席冼國林先生,向他詢問了這次國藝集團突破傳統影視行業與廣東廣電網路跨界合作的契機, 除此之外,他還向我們透露了一手打造如今影視帝國的心路歷程。

 

多重身份:武術家,金融家和影視人

"其實要兼顧好多重身份,兼顧好家庭和工作,是比較辛苦的。在家庭上,我很感謝我的太太,如果沒有她的支持,我想我也沒那麼快把一個影視城建設好。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會想到自己建一座城,這其中也是有關聯的。為什麼我要拍《葉問》電影,因為我是葉問的徒孫。而就是因為拍《葉問》,我才建影視城。"冼主席緩緩向我們吐露了自己心路歷程,說話很有邏輯。

這位影視集團的主席同時也是電影葉問系列的影視出品人,而他本人與詠春拳有著更為緊密的聯繫。習武三十年,他曾學太極、洪拳,後來師從葉問之子葉准學習詠春,如今是詠春聯會副會長。7歲拜葉問之子葉准為師,他說自己在之後的人生中都留有了習武帶給他的精神力量:"習武遇到強的對手,你要想方設法找他的弱點,而不是害怕。所以這也是我後來做金融,做影視一直貫徹的,'遇強越強'的理念。"

一邊學習以"快、狠、准"為精華的詠春拳,冼主席隨後投身金融界。冼主席的個性非常有趣, 就如詠春拳強調快速直接,冼主席覺得學功夫,如果不打,"那倒不如去跑步游泳"。這樣的實用主義趨向,也使冼主席在金融界很快打出名氣,並被借貸者們稱為"貸神",成為香港第一信用財務有限公司主席。金融裡有一個術語,叫leverage,意為杠杆,我覺得, 冼主席從武術到投身金融,從金融到日後的影視, 他的經歷便是leverage的最好縮影。

 

潛心影視,建造國藝影視城

瞭解到他數十年的習武經歷,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冼主席作為葉問的影視出品人的這一身份。而冼主席並沒有止步于影視出品人或是導演這樣的頭銜,冼主席隨後投身于國藝影視城的投資建造。我並不驚訝,打滾金融圈多年,冼主席在本質上有著商人的頭腦,他也充分知道怎樣去最有效的利用leverage,即以小博大地去創造價值。

聊起建造國藝影視城的初衷, 冼主席說那是緣起於自己投資拍《葉問》的時候。"以前都是和別人合作,拍《葉問》的時候都是我自己投資, 然後就發現了很多問題: 設備,器材,工作人員的配置等等。那時候我就覺得既然這個影城的需求很旺盛,而香港電影界甚至於廣東這邊又沒有好的、各方面跟得上的影視城,那我就自己做一個嘍,真的不是為了利益,而是本著為電影業作出少許貢獻也是值得的這樣的想法。"2016年底,"中國南方影視中心"落戶佛山。而在建造這樣一個帶有地區效應或者說影響力的項目的時候,從構想到實施,無疑是一個龐大而耗時的工程。

聊到如何看待中國另一大影視城品牌橫店,冼主席認為關鍵字在"互補與合作",前者是他認為國藝和橫店應該形成的關係。"中國那麼大,我們的關係不應該是比較,而是互補,我們特色是不一樣的,是具有差異性的。而中國電影發展還有很大的空間,如果有十個階段,中國電影現在才到第三個階段,所以國藝和橫店的關係應該是互補不是競爭,有機會還能形成合作關係。

冼主席認為國藝影視城最大的優勢之一在於管理:"關於我們的管理,因為我們香港式的管理比較靈活,追求服務,我們有協拍部門,每一個劇組都有一個協拍員為它們服務,有一個像管家式的協拍員為你服務,體驗是不一樣的。同時,我們有足夠匹配的群眾演員管理庫,還有拍攝需要的道具器材等配套設施設備。"

"另一方面,我們也希望鼓勵並實現全民參與影視,從而來實現我們的品牌推廣。"冼主席說希望從影視城出發,"比如,我們國藝影視城以後除了在白天開放,晚上也會推出小型的'印象系列',皇宮燈光夜景等等。我們還會推出'自己做明星'項目,幫素人拍微電影,甚至'自己做導演'項目。"他透露,這些較為大膽創新的專案都會陸續在今年推出。

作為一個年輕品牌, 我們非常好奇管理者是如何看待它的未來與走向。冼主席表達了希望將國藝品牌推向全球的規劃:"我希望國藝影城做到華南地區著名影視城,規模應比現在擴大一倍二倍,能滿足劇組的需要,更希望能將南方影視中心打造成國際平臺,引進一些好萊塢劇組,把國藝影視城推出中國。"冼主席同時表示了國藝集團的未來願景:精准佈局影視旅遊文化產業,打造國家級影視文化產業基地,實現強化影視+旅遊文化理念,實現場景與文化相結合。